4001-608-602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宁振波教授:“从汉诺威看数字化转型” 主题演讲(实录)
     近日,在2019数字化转型之路研讨会暨数字化企业研习社成立大会上,走向智能研究院院长、中航工业信息技术中心原首席顾问宁振波分享了“从汉诺威看数字化转型”主题演讲。以下为嘉宾分享观点实录,供大家学习交流。
     数字经济的商业模式是“一切皆服务”,基于平台通过数据驱动,重构商务模型和生态系统。——宁振波《从汉诺威看数字化转型》
     汉诺威博览会始于1947年8月,历经72年的发展与完善,形成了当今规模最大的国际工业展,也是全世界技术领域和商业领域的风向标和晴雨表,当然也包括了数字化。华为今年是第四届参展,航天云网和海尔今年是第三次参加,航天云网每次都是航天科工集团的副总经理魏毅寅亲自带队。值得一提的是,数字化工业展提供的各类解决方案,形成了多个展会共同体现的聚集效应,默克尔当总理后连续十多年每年都亲自参加,2011年中国是主宾国。今年主宾国是瑞典。
  2019年,宁振波总(第一排左二)与翔正国际国内制造业企业学员一同前往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
     4月2日下午,中德携手共塑制造业数字化生态系统论坛在汉诺威开幕。工业4.0之父孔翰宁,现在是工业4.0平台全球代表兼顾问、德国国家工程院理事会主席、前任院长,他的报告是自治系统——潜力与系统。
     德国国家工程院在孔翰宁领导期间,2011年到2013年,工业4.0一直是德国政府研究的战略项目,但是向全球发布是在2013年4月份,它是信息技术与运营技术的融合,IT和OT的融合,另外通过Smart X,点对点连接,分散式等技术的应用,它的目标是重构生产流程和工作场所。
     数字经济的商业模式是“一切皆服务”,基于平台,通过数据驱动,重构商务模型和生态系统。而自治系统是从标准化、自动化到个性化、自治化,使自治系统自主实现预定目标,可适应不同情景,通过实践案例,基于经验逐步导入,有望解决重大社会议题,迎接新的社会、法律和伦理挑战。
 
     自治系统的核心是新一代的人工智能,这与我们中国工程院原周济院长倡导的新一代智能制造如出一辙。我个人认为,左边是环境的交流,右边是人员的交流,自治系统通过环境模式和自主模式,让隐性知识如何变成显性的知识,这个也是大家共同学习共同认识提高的过程。


     我们还拜访了许多大学、大中小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弗劳恩霍夫学会的IPA研究所,他们研究的项目是五年到十年,主要为企业做一些前瞻性、新型的,一些在未来可以具体实验进行生产投产的硬项目研究。IPA的项目大概三分之一科研项目,三分之二是工业企业项目,当然也做海外企业项目。IPA研究所的特点,搞生产技术研究的人来自各个不同的行业,各类能源行业,汇聚不同的人一起成立联合研究所,IPA下组织结构是变化的,打造多行业,多领域,多专业的融合体系,通过联合研究所的方式,让做出来的东西、所有搞生产的人可以服务于不同生产行业。
     IPA研究所很大,弗劳恩霍夫学会67个所不到五万人,平均一个所不到一千人。这个所一千多个人,每年大经费额度七千万欧元(5.6亿人民币),联邦的资金一年一千个项目,每个项目五到十年。反观我们国内有些项目急于求成,三-五个月就想搞成一个项目,甚至一年,实际上这种项目短期做的事肯定价值不高,技术含量不高,IPA就是依靠生产和自动化技术。工业4.0的基础支撑,最重要的是德国工程和科学院就是我们讲的孔翰宁再加上弗劳恩霍夫协会,这是主力团队。当然德国许多大公司和大学都是主要的参与者。
 
     2013年日本软银孙正义就说过“要么数码化,要么灭亡”,阿里巴巴重大投资人就是孙正义,当时说这个话时,中国绝大多数人不以为然,现在来看绝非危言耸听,今年的汉诺威展有一个巨大的展台,就是DIGITAL OR DEAD,或者数字化或者死亡,这个就给我们数字化研习社出了一大很大的题目。
 
     数字化就不容易,为什么不容易?什么是数字化,我搞飞机设计好几十年,1991年波音搞777设计的时候用了800种软件,2015年波音研制787用了8000种软件,现在波音公司超过8500种软件在用。
 
     什么是数字化呢?我个人认为就是把我们大学老师研究的数学、物理、化学等等各方面的学科和算法,包括人工智能算法,网络算法,神经元算法等,所有的算法和方法以及工程师常年形成的知识和技术、技能,变成软件和模型由电脑来做,这就是数字化。1946年出现了第一台电脑,1956年提出了人工智能,当我们把人的算法,方法,知识经验甚至工人的技能都变成软件和模型,并且这些工作由电脑来做的时候,我们认真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就走向智能了?这个就是我们《走向智能研究院》的来历。
 
     数字化要如何做呢?我们首先实现企业的产品研制、产品设计制造过程、管理体系的数字化,就是美国十年前所讲的产品从基于模型的定义(MBD)到基于模型的企业(MBE)的转变,我们就走向智能了,这些是基础,只要做到了,我们就迈进了走向智能化的大门。
 
     近几年德国考察的实践证明,德国工业4.0是持续推进的,现在已经不断改进并深入到了中小企业。反思我们自己的问题,我觉得是一方面新概念层出不穷,另一方面老问题仍然存在。
 
     第二个标准问题,这次在德国交流会上,我请中国工程院制造业研究室首席专家董景晨教授做了一个报告:标准化-实现不同系统之间信息交互的路径,核心讲OPC-UA,在座的很多德国人很感兴趣,孔翰宁说:这个标准OPC-UA最可能是在中国首先实现,可能会领先德国。
 
     第三点重构数字化转型逻辑,数字化转型不容易,它不是一个技术问题,技术问题早就解决了,工程师的问题都是好办的,我们缺的是管理思想。
 
     最后一个是决策者。企业转型成功与否核心不是管理,是决策者。决策者不是管理,也不是技术,需要全新的思维方式。习主席几年前访问俄罗斯,在莫斯科大学的欢迎大会上就讲过:“我们不能身体进入了21世纪,而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决策者要更换思想和脑袋,才能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企业转型大浪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本文来自走向智能研究院。由翔正国际再编辑并推送阅读。文章仅供交流,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关注翔正

首页|合作单位|招贤纳士|关于翔正|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 © 翔正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翔正(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07602号-3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号西环广场T2座17C5、C6 电话:010-82435303 邮箱:wg@sageeducation.com.cn